在英國當翻譯的日子

作者:Jessie    發表日期:2018-07-12 10:27:44

  

  這幾個月來,一直沒辦法好好靜下心來把想分享的事情打成文字。消失幾個月忙完畢業作業後一直在準備畢業之後的未來,無限的找工作寄履歷,其實難免會有一點沮喪。但因為英國越來越嚴格的簽證問題,我能不能在英國工作或留下來還是一個未知數,有時候是超出自己能力與意願的事情。面對那要不要回台灣工作的想法,目前為止我聽到的都是「能不要回來就不要回來」的忠告,很想正面的看待卻同時心情也是複雜。

  今天就來分享回顧大一我在英國當翻譯打工的故事吧。

  我在英國的這幾年有打了幾份工的經驗,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大一的時候我兼職當了中英翻譯人員,遊走東北部多家醫院,診所,警察局,學校,社福家庭訪問甚至有一次因為公司跟客戶溝通錯誤硬著頭皮上了法庭。 這份翻譯員工作是一個香港朋友介紹給我的,他說這間翻譯公司不用考試不用證照,你說你中英流利就可以了。見鬼了,聽起來完全不靠譜,但我還是投了履歷,結果還真的就進去成為公司旗下的特派翻譯員。翻譯公司會跟許多民間或政府機構合作,如果需要翻譯員,會透過翻譯公司提出需求,再由公司派適合的翻譯員過去。後來我才發現這份工作的討戰就是你完全不知道你面對的人是什麼狀況,所以無從準備。加上中國與台灣的用字時常不太一樣,我的第一次診所翻譯就面對困境。

  「唉,你幫我問一下啊,看孩子要不要打ㄧˊㄍㄢ 疫苗」 (中國腔自行配音)

  「蛤?胰肝疫苗?一肝疫苗?」 (無限問號)

  「對,ㄧˊㄍㄢ 疫苗」

  (X!完蛋了,最好有這種東西啦........ 到底什麼是一肝疫苗)

  和藹的英國女醫生用藍色的眼睛注視着我等着我的翻譯。此刻我真的是陷入極大的瓶頸。為了保持專業與從容,我只好說 "are there any required injections for the liver?」 沒想到大概是上帝特別憐憫我這位超菜翻譯員,這位女醫生竟然聽懂我說什麼。「you mean hepatitis B vaccine? ………」 聽到那個B 我突然恍然大悟這應該就是台灣說的乙型肝炎疫苗,b肝疫苗=乙肝疫苗!yeah man, 我太佩服自己的舉一反三。而且肝炎 是hepatitis 不要用liver infection,疫苗= vaccine,不要用injection。

  從那天以後,我下載了7頁的常用醫學單字一覽表,通勤,上廁所都帶着我的醫學字彙筆記記單字,到一種別人可能以為我是醫學系的地步。但是狀況還是會出現。

  這次的病人是一位中國大叔。大叔上大號的時候會出血,而且腸胃不好,很擔心。ok,很合理。這次是看起來很紳士的年輕男醫生。大叔:「但我不知道是不是長痔瘡,你幫我問一下」

  x……!痔瘡!不會英文就算了,其實痔瘡到底是什麼我說真的也不知道。小時候看電視廣告會說,「痔瘡是因為火氣大,要對症下藥!」或是「坐太久會長痔瘡喔」之類的說法。好像痔瘡是「長」出來造成的屁股外傷吧。我只好問優雅的男醫生,能不能看看大叔屁股有沒有受傷造成出血...........

  好在英國的診療室都是一間一間隔起來,診療枱也都有拉連,私隱做的是非常好。醫生「內診「完後,跟我說,麻煩你跟先生說明一下他有hemorrhoids。很好,真的有問題,我不知道這是什麼。我也就只好很老實跟醫生說我不知道hemorrhoid可不可以解釋。好心的醫生後來就用畫圖的方式解釋,是屁眼裏的微血管破裂造成的症狀,才結束那次的翻譯。後來回家查才發現,原來hemorrhoid 就是痔瘡!

  (補充英語教室,大便講shit, poopoo,poop 太不專業了,就當shit要從口而出時,可以用stool, bowel movement替代,講大便也可以很優雅)

  至於我唯一一次上法院,是因為公司本來跟我說只是律師事務所,本來的翻譯員臨時不行去了。沒想到到了事務所,律師跟我說太好了就等你來,我們去法院吧!我想說不對啊,等等啊老兄,我是來律師事務所,而且公司說一個小時,誰要跟你去法院!結果律師跟我說,沒有啊,我們訂整個下午, 而且在15分鐘就要開庭了---意味着現在你別想給我逃走!!那次是兩位中國大叔之戰,也是我做過最有挑戰的一次翻譯。4個小時除了一般的翻譯外,我還必須要不斷地同步口譯給我負責的大叔聽(就是上面法官在講,我要同時在下面小聲跟大叔講),速度極快,有時候我真的不知道我自己在講什麼。還好,後來我負責的大叔贏了這場官司,所以他大概也不太在意中間的過程跟我翻譯什麼了,我真的是狗屎運。

  當然,絕大數的時間我沒有如此不專業,我的老闆還會拜託我接case,有時候一些病患還會希望能指定以後複診都由我翻譯。而這份工作最大的收穫就是這一年中真的從中深入瞭解英國的醫療制度,醫療行為(例如很多女生避孕會打一個針到手臂裏,簡稱implant,在台灣好像很少見,我很多英國朋友都這樣避孕,或是英國醫生平常只會開抗生素叫你吃止痛藥),還有許多的社會議題跟民間問題,以及英國人處理問題的方式。也遇過一些很奇怪的案例,像是有一次在警察局,分別聽完嫌疑犯跟被害人人的口供後,由於案件太過離奇,我在翻譯筆錄的時候,警察問我,你相信誰?我說嫌疑犯根本才是被害人吧,警察也說,我也是相信嫌疑犯!後來這個案件還被登上報紙跟網絡新聞,卻是按照原本的故事走,只有我知道事情的內幕!

  後來我持續了翻譯員的工作快一年的時間,我發現其實用學生簽雖然可以工作但不能做freelance job。但由於翻譯公司是亞洲人老闆,才會無視於這項規定,英國人開的翻譯公司是不可能僱用我的。而且雖然這份薪水的時薪是基本時薪的兩倍還會貼所有車馬費,但是以翻譯員的薪水來看公司坑的很多,而且常常薪水「不小心」少給或晚給,還要一直催。於是我決定離開我的第一份工作。

  還好我的運氣也很好,配合一定的實力都成功完成任務。也是因為這份工作,讓我在大一的時候就對英國有比大部分國際學生有更多的認識跟接觸,也發現我60%的中國客戶都是原本非法移民透過仲介跋山涉水冒命來英國的(他們自己跟我說的我沒有逼他們說)。現在想起來,覺得這份工作有時候真的很荒謬啊!

  Tage:翻譯




Tag:翻譯
本文鏈接:http://www.mud-pumps.com/1639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