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隻能促進創新,而不是創新

政府隻能促進創新,而不是創新

  近兩年來,股票經濟給中國的資本市場和日常生活帶來了巨大的變化。自行車共享就是一個例子。

  2016年,共享自行車的出現為通勤者的“最後一英裏”問題提供了解決方案。幾乎一夜之間,許多自行車共享的初創企業,包括Mobike和Ofo,紛紛湧現,吸引了大量私人投資。雨傘、充電器和辦公室也在共享的熱潮中。

  但隨著時間的推移,自行車共享的先驅Mobike被中國最大的按需在線服務提供商美團點評(Meituan Dianping)收購。另一家行業巨頭Ofo正陷入財務困境。

  中國城市廢棄的自行車山脈意味著社會財富浪費了數十億美元。資本驅動的自行車共享繁榮和蕭條不僅是單個公司的失敗,而且目前的困境值得認真反思。

  首先,共享自行車不是我們想要的創新。從本質上講,自行車共享是一種基於網絡租金的消費模式。它不涉及太多的技術創新。如果中國的“創新”集中在應用和消費上,如果中國的企業家和投資者隻想利用互聯網賺取“輕鬆的錢”,那麼中國的網絡經濟最終可能會陷入“創新的死胡同”。

  其次,資本驅動的無序擴張是對資源的巨大浪費。截至2月底,全國共有77家自行車共享公司在城市街道上擠滿了2300萬輛自行車。據不完全統計,自行車共享項目籌集的資金達到300億元人民幣(43.4億美元),其中近80%流向了莫比克和奧菲兩大工業巨頭。

  但由於自行車共享公司的管理不善和破產,許多自行車被遺棄,最終在許多城市的“自行車墓地”結束。

  此外,自行車共享泡沫的破裂給上遊製造業帶來了痛苦。當自行車共享蓬勃發展時,工廠擴大了就業和生產,因為他們享受了暫時的繁榮。但訂單已經枯竭,許多同樣的工廠不得不停產。寬鬆的貨幣製造了工業擴張的假象,最終損害了製造業。

  第三,要思考共享經濟的投資理念。自行車共享商業模式有一個大問題:公司從未找到可行的商業模式,也無法盈利。以創新的名義為不可持續的運營籌集資金,實際上是一個“欺騙性的經濟”。

  共享經濟增長的可能原因是資本的湧入,投資者希望繼續玩遊戲或通過IPO吸引新的投資者。一些後來進入這個行業的人動機可疑,比如通過向用戶收取存款來積累巨額資金。

  所有這些都表明,資本市場是投機性和不健康的,這就是為什麼不成熟的商業模式變得如此流行的原因。

  第四,有分享自行車押金的問題。根據iMediaResearch的數據,到2017年11月底,中國自行車共享公司的存款超過120億元。然而,對這些礦床的處理仍然沒有明確的規定。如果公司破產,如何償還這筆錢?存款應被視為債務,如果不將其退還給用戶,則可能構成欺詐和違約。如果存款問題得不到妥善解決,就會破壞正常的市場秩序。

  最後但並非最不重要的是,政府應該對促進共享經濟施加限製。鼓勵創新無疑是正確的,但政府應該做的是鼓勵全社會的創新文化,培育創新環境,建立公共創新平台,建立鼓勵創新的教育體係。政府不應過多地參與具體的工業發展、項目投資和商業發展。如果市場參與者認為政府支持某些公司,隱性擔保將推動市場投機和債務擴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