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商場營業員到收入不菲的速記師 農村女孩泮優美的勵誌轉身

作者:Gladys    發表日期:2018-07-15 21:14:19

浙江在線11月1日訊(浙江在線記者 朱銀玲)1997年盛夏,一天的中午12點,一個清瘦的姑娘背着簡單的行李,坐上麗水鬆陽開往杭州的大巴。

大巴沒有空調,晃晃悠悠開了8個小時。姑娘卻不覺累,她滿心歡喜地期待着外麵的世界。這一趟,她結束學生生涯,離開父母,離開生她養她的小村莊。 「我要改變自己的命運。」她暗下決心。

10年後,馬雲在台上講,她坐在全場距離他最近的地方,以極快的速度敲擊著鍵盤。她成了一個速記員,開了自己的速記公司,從2007年開始,一路見證了阿裏巴巴10年來的成長。而阿裏,也見證了她的轉變。

她,叫泮優美。阿裏巴巴各大會議速記員。

12年前花一萬多元學速記

一個商場營業員的勵誌轉身

初到杭州時,由於學曆不高,泮優美的工作一直不太穩定。她做過公司銷售,也在杭州某商場當過營業員。

命運會給努力的人驚喜。好強又上進的她,在懷孕時,發現了機會。

「我看了一本雜誌,上麵寫了一個深圳的速錄師的故事,境遇跟我類似。她在一家速錄公司打掃衛生,看到速錄師們進進出出,出入不同會場,便想要改變自己的生活,於是也去學了速記。」

此時的她,比過去更迫切地想要學一門技術,為了養活即將降臨的小天使,也為了更好的生活。

2005年年底,她花了一萬多元去學速記。「很苦,也很枯燥。每天學習的過程就是在熟悉的鍵盤上不斷地重複練習,不斷地練習提速,直到達到240字/分鍾。很多人有擔憂,怕學出後沒有前景。但我就一個信念,一定要學出來。真的是最刻苦的一個,因為我覺得沒有退路。」事實證明,刻苦是有回報的,當初一共20多人去學,最終學成的,隻有兩人,泮優美就是其中一個。

2006年6月,她學成實習,2006年年底單獨上會議開工。2007年年底,她開始出來單幹。

用她的話說,目前杭州速記圈內都是「80後」、「90後」;「70後」隻有兩個,1978年出生的她,算一個。

每分鍾打220個字

一小時200元的「鍵盤經濟」

簡單地說,速記,也就是速錄,是一項高級技能,速錄人員通過專用的速錄機設備進行語音的同步記錄。最早應用於司法係統,專門進行庭審記錄和為律師取證服務,後逐漸推廣到政務、商務等。

隨着市場需求的日益增加,「速錄師」成為2003年勞動部發佈的第七批新職業之一,根據《速錄師國家職業標準》,速錄師按速錄水平的高低分為三個等級:速錄員(文字錄入速度不低於140字/分),速錄師(文字錄入速度不低於180字/分),高級速錄師(文字錄入速度不低於220字/分)。

互聯網推動各行各業加快轉型升級的步伐,加上杭州創業創新的熱潮,各類分享會、發佈會、行業論壇應接不暇。泮優美說,早兩年,「金手指」速記公司佔去了杭州市場絕大部分的速記業務,而近年來,同行越來越多,雖然她沒有做過統計,但是拿他們公司來說,6名速記員幾乎每天都在外麵「跑」,「一天至少一場會議。大型會議,比如雲棲大會時,我們就會全員出動。」

據了解,目前杭州市場上的速記價格為200~300元/小時,聽起來很容易,其實不然。「有些會議一結束就可以交速記完工,一些比較專業的,比如醫療領域、科技領域,我們就需要回來反複聽錄音,上網搜專業名詞,才能做完速記。」

認識馬雲時

他還是個創業「瘋子」

2007年,泮優美開始承接阿裏巴巴的「單子」。

她不記得「第一單「的具體時間了,隻清楚地記得是在創業大廈,記者采訪衛哲,她做速記。「那時並沒有覺得他們有多高大上,更別提崇拜了,就是想把工作做好,沒有想太多。」

那兩年,她見衛哲比較多。可印象最深的,還是馬雲。

第一次見馬雲,是在黃龍體育館,「具體什麽內容忘了,是員工大會。」那時阿裏開會還不講究,工作人員給泮優美的速記台也就是一個簡易的小桌子。她坐在第一排,馬雲站在她前麵,不過一米的距離。

他不停地來回走動,激情演講,邊上不時有人鼓掌,雷鳴一般。她說,那是她第一次感受到阿裏巴巴的激情,和其他企業有着明顯的不同。

後來,她陸陸續續跟馬雲見過幾次,包括內部的講話,對外的發佈會,投資者大會等等。到今年剛好10年。她跟阿裏工作人員見麵的次數比跟同事的還多。少的時候一個月五六場,多的時候一個月20場左右。

後來,馬雲有了專職的速錄師,此時的他已是企業圈的大明星。泮優美依舊奔波在各大會議室。

到阿裏每做一次速記,就對阿裏的了解加深一點,各大業務板塊她都有接觸,所以甚至比阿裏人更了解阿裏的新動向。每年的雙11她都會去阿裏總部,甚至到今天,她都能清楚報出每一年的數字。

「這一路能夠見證阿裏的成長,真的很幸運。很多阿裏員工,從2007、2008年到現在,我看着他們的成長、改變,那種感覺特別好。」泮優美把每一個接觸的阿裏員工,都當成朋友。

阿裏改變了她的價值觀

還教會她執行力

「我老公總跟人吹牛:我老婆經常能看到馬雲。哈哈。」現在的泮優美,有一個完美的家庭,夫妻恩愛,兩個女兒乖巧。這份工作給她的,是不用朝九晚五的自由,也是年薪不菲的可觀收入。當然,還有源源不斷的正能量。

「跟阿裏的人接觸很輕鬆。他們很有朝氣,不會高高在上,也很好溝通,沒有距離感。」泮優美喜歡阿裏的工作氛圍,「在那裏工作自己都會年輕一點。」

她說,如果不是這份工作,她隻能在電視上看到馬雲,也不會有那麽多理念的轉變。

「以前沒有明確的目標,也沒有一技之長。不會想更多。經常跟阿裏人在一起,被他們薰陶,覺得很多事情需要吸納和接受,而不是拒絕。比如上網、網購、支付寶,要學會去接受一些新東西,擁抱變化,會發現自己有很大的變化。」

她說,自己考慮事情的角度不同了,會更豁達。以前不會去看的新聞,現在也都會關注。比如馬雲此前提出的「五新」,她也會去揣摩。

「我還在阿裏學到了執行力。比如馬總提出『五新』後,逍遙子的團隊們立馬一連串跟上。整個公司上下是齊心的,把不可能變成可能。其實說實話,我們這個年代的人還是比較保守的,但是真的看到了阿裏巴巴帶來的改變。」

現在,泮優美也會把給阿裏做速記當成是一種品牌宣傳,想要再進一步深化速記這個市場。「我特別喜歡那句『夢想還是要有的,萬一實現了呢』。」


本文來源:http://zjnews.zjol.com.cn/zjnews/zjxw/201711/t20171101_5496464.shtml




Tag:
本文鏈接:http://www.mud-pumps.com/330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