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失火豪宅室內首次曝光:3600萬江景房隻剩廢墟

杭州失火豪宅室內首次曝光:3600萬江景房隻剩廢墟

澎湃新聞記者陸鳴葛熔金

這本是一個美滿的家庭,兒子活潑,女兒恬靜,夫妻恩愛。

杭州失火豪宅室內首次曝光:3600萬江景房隻剩廢墟

圖片來源:林生斌公開微博

2017年6月22日,一場惡意的縱火毀掉了這個家。

u=2903441911,1393907854&fm=173&s=B6D7E56CA843145FDEA00117010080C2&w=640&h=453&img

當天清晨,杭州“藍色錢江”小區2幢1單元1802室發生火災,該戶女主人朱小貞及其三個孩子遇難,保姆莫煥晶從專用通道跑到消防樓梯後逃生。當天,警方調查明確這起火災為放火案,莫煥晶有重大作案嫌疑。

8月21日,杭州市檢察院以放火罪、盜竊罪對莫煥晶提起公訴。

12月20日上午9時,“6·22杭州保姆縱火案”在杭州中院開庭審理。但開庭僅30分鍾,被告辯護律師黨琳山因提出管轄權異議未被采納而退庭,導致審判中止,審判長宣布案件延期審理。

12月21日,經被害人家屬同意,我們走進了這間被燒毀的江景房。被害女主人朱小貞的哥哥朱慶豐向澎湃新聞描述起火地點、死者和保姆的逃生過程。

u=2838601551,3829218161&fm=173&s=2AB247861A5000DACE21219703001092&w=639&h=357&img

u=2112324695,2806599443&fm=173&s=BBB045875852FADA5E38819203009093&w=640&h=356&img

u=1065828163,3152306205&fm=173&s=9BA045874812FEDA5E38A59A03005093&w=640&h=356&img

u=3779021933,1941629197&fm=173&s=62B11BC75045395FDA3459BB03009003&w=640&h=363&img

u=1180520313,934736824&fm=173&s=D2029A091E944CDE8C9820820300B092&w=639&h=361&img

u=4206474480,915815787&fm=173&s=29725882655A126D4879B00B030070C0&w=640&h=340&img

u=1678663456,2124523502&fm=173&s=8B325B8710D427DC4D38851F030090C3&w=639&h=360&img

u=2151054000,3785610264&fm=173&s=B1B01E9D0AD224DC5D94791F0300B0C0&w=640&h=357&img

u=778797274,504878172&fm=173&s=A8C287435EA9B3704CEDC4120100E0C3&w=640&h=357&img

u=1309517808,1431041984&fm=173&s=22829C4F46DC883D1BB5BC9201001091&w=640&h=354&img

u=2313990528,2565348762&fm=173&s=FE24556E7EAE1B3ECEEC40170300C0C2&w=639&h=333&img

保姆房電梯和消防通道

朱慶豐說,起火點是在陽台窗簾邊上, 火順著窗簾燒了上去。

而起火時,“我妹(朱小貞)在自己房間,之後跑到小朋友房間去了,因為離火場最遠”。

u=3518981464,4276995818&fm=173&s=ABB04387B8507ADEC8A0ED9203005093&w=640&h=359&img

林生斌的哥哥說,避難房間沒有火燒過的痕跡,四人是被嗆身亡。

朱慶豐向澎湃新聞記者講述時說,在這麽大一個房間裏(360平米),火足足燒了兩個小時。

據杭州最新樓市信息顯示,該套江景房單價10萬元/m,360平米總價市值3600萬。

林生斌:半年來第一次沒控製住情緒

“這個結果是我沒有想到的——原本以為,事情發生了半年,法院會做好應對各種情況的準備。希望法院盡快再次開庭,讓罪犯早日得到應有的懲罰。”林生斌在接受澎湃新聞采訪時表示。

死者家屬對被告律師行為極其憤慨表示譴責。澎湃新聞記者:陸鳴 吳睿 編輯:唐燕麗 責任編輯:唐燕麗

“在法庭上看到了莫煥晶。我恨她、非常恨,但我要控製住情緒。”林生斌告訴澎湃新聞,“不過,聽到要延期開庭時我終於忍不住了,吼道‘我對延期不服,我都等了半年了’——半年來,我第一次沒控製住情緒。”

他說:“莫煥晶故意放火,如果真有悔意,應該在第一時間救人,而不是管自己逃跑,讓我妻子和三個孩子死於非命。這一天我等了半年,期間的每一天都在煎熬,延期開庭對我來說是雪上加霜,不知道這種折磨要持續多久,希望法院盡早再次開庭,彰顯公平、公正。”

林生斌的代理人林傑則告訴澎湃新聞,他關注過被告律師的微博、預料他在庭上會提出管轄權異議,但對他退庭多少有些意外。“被告辯護人的觀點和要求我不予置評,對法院的決定也沒有異議,我唯一的希望是司法機關提前做好充分準備,確保後續審理、判決盡快進行。”

本期編輯 彭煒軒


本文來源:http://mp.weixin.qq.com/s/PTUaN-5I56V2Lm3AcvUc1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