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志祺七七 】為什麼青峰唱自己寫的歌還會被告?法律真的可以保護創作者嗎?

上禮拜音樂圈有個很重要的新聞蘇打綠的主唱吳青峰 被台北地檢署以「涉嫌違反著作權法」起訴嗯?這些詞曲都是青峰自己寫的為什麼竟然會被說違反著作權法?這樣未來青峰還能唱這些自己寫的歌嗎?
今天 就讓我們一起來聊聊「青峰被起訴」的事吧!hiho~大家好 我是志祺!
蘇打綠應該可以說是我們這個世代的共同記憶創始團員吳青峰 在2月23日才剛在台北小巨蛋舉行個人演唱會「太空備忘記」結果隔天就被台北地檢署以違反著作權法的名義起訴被起訴後 蘇打綠的團員們紛紛在網絡上聲援支持青峰好幾篇讀起來都很令人感慨像是貝斯手馨儀表示:「其實我們一直都還是我們認識的我們」「青峰也還是都沒有變 」「還是我一開始認識的那個男孩」而鼓手小威則有提到一些對於整件事情的看法他表示:「青峰正在經歷的」「
怎麼看 都不像是一個」「已經公開聲明彼此祝福的恩師」「會對自己疼愛了十幾年的徒弟做的事情」「我想不透 」蘇打綠的團長阿福也PO文說:「任何一個創作者 都不應該被剝奪掉」「『唱自己歌』的自由」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呢?
這裏面涉及到一些法律或者非法律的爭議就讓我們接着簡單整理給大家看一看我們先簡單介紹一下一些背景資訊給比較不熟悉蘇打綠的朋友們當事人之一的青峰 大家應該都很熟悉另一位當事人林暐哲 是很資深的音樂製作人他在2003年的海洋音樂祭發現了還不太有名的蘇打綠 進而展開合作這一合作就是十幾年在這十幾年的時間裏蘇打綠從一個學生樂團
變成家喻戶曉的天團林暐哲跟青峰之間「像家人又像夥伴」的這個師徒關係也一直相處融洽即使在2017年蘇打綠宣佈暫時休息 青峰單飛還是成為了林暐哲工作室的第一位歌手但這樣的關係卻在前兩年產生了一些變化這些變化 可以從林暐哲對青峰提出的法律動作得知2019年 林暐哲對青峰提出了一個叫做「定暫時狀態假處分」的聲請這個意思是
林暐哲當時認為青峰「正在侵害他的權利」因此要求法院「立刻命令」青峰不能夠繼續公開演出或者是在一些音樂平台上面販售他的作品這部分的細節我們等會再說明這邊想先跟大家說的事情是智慧財產法院針對林暐哲這個「假處分」的聲請已經在去年9月裁定駁回了所以青峰未來並不會被「禁止」唱他曾經寫過的歌除了假處分的聲請林暐哲還有分別提出刑事的告訴以及民事的損害賠償前者這個刑事的告訴就是這次青峰會被檢察官起訴的原因而後者 目前根據報導也還在訴訟的程序當中我們就先從智慧財產法院的公開資料來看看兩邊的爭議究竟是什麼以及為什麼青峰唱自己寫的歌卻還是會被告智慧財產法院的裁定內容裏面有詳細提到兩邊發生的事情整件事情大概是這樣的青峰跟林暐哲之間有着三個合約分別是「經紀合約」、「錄音版權授權契約」以及這次爭議的「詞曲版權授權合約」這個合約是在2008年8月就簽下的兩邊約定的內容是:青峰在「合約期間內」所有創作的「詞、曲、音樂著作」以及「簽約前」的所有「詞、曲、音樂著作」都會以「專屬授權」的方式 授權給林暐哲這個「專屬授權合約」的功能是在合約期間內都只有這個「專屬被授權人」也就是林暐哲擁有這些詞曲著作的「完整利用權利」也就是說 依據著作權法的規定在合約的授權範圍內青峰還真的是要取得林暐哲同意才能夠演出、或者是發行這些歌曲但等等
這聽起來好像有點不太合理為什麼青峰自己寫的歌竟然還要經過林暐哲的同意才能唱?其實專屬授權這樣的制度是一種「專心創作」跟「商業推廣」之間的分工享有著作權的創作者把這個著作的「利用權利」授權給他信任的、或是最有辦法推廣作品的人而取得授權的人 自然會想盡辦法行銷推廣這些作品 以取得最大的回報這反過來也會讓創作者獲利如果沒有這些授權的制度
創作者一邊創作可能還要一邊跟各種人談授權甚至要到處告別人盜版這些都是不太實際的事但這樣的授權 也不會是毫無限制的林暐哲必須要在「合約規定的期間」以及「特定的授權範圍內」才能擁有這些授權詞曲的「著作利用權」而這個「是否在合約期間」正好是兩邊爭議的核心林暐哲這邊就是主張青峰2019年在合約期間內 沒有經過他的同意就在中國的「歌手」節目公開演唱「歌頌者」這首歌又透過青峰的「哈里坤」公司把「歌頌者」、「作為怪物」以及「巴別塔慶典」這幾首歌在各大數位音樂平台上面發行林暐哲認為 這些事情都侵害了他依據「專屬授權」合約所取得的著作利用權根據智財法院的裁定內容
我們可以看到兩邊所簽的這個「詞曲版權授權合約」會在每年的12月31日到期但是它有一個「自動延展」的條款如果任何一方不想要「自動延展」下去就必須要在合約到期日的「三個月前」以書面通知對方也就是必須在那年的9月30日前用存證信函表示不要再續約這次雙方的爭議就在於到底2018年底的時候有沒有「終止合約成功」青峰這邊在法院的主張是他在2018年9月時有當面跟林暐哲達成不續約的共識並且在10月26日時 為求慎重又以存證信函再通知一次但林暐哲這邊 則否認他有「當面跟青峰」達成不續約的共識然後因為青峰是在10月26日才寄發存證信函表示不續約已經超過合約規定的通知期限所以這個合約就自動延展一年變成是到2019年的12月31日才到期雖然我們目前還看不到地檢署起訴的內容但合理推測 地檢署的檢察官應該是認為雙方的合約
「並沒有」在2018年就達成不續約的共識也就是自動延展了一年所以才會認為 青峰在2019年的演出跟發行可能就會侵害了林暐哲這個「專屬被授權人」的著作利用權因此就把青峰給起訴了雖然說被檢察官起訴 但起訴「並不代表」就是「有罪」 或是「一定會被判刑」根據著作權法的規定最嚴重的狀況
可能會是易科罰金當然 如果達成和解 或是法官認為沒有犯罪也都不會有事情另外 大家也很關心青峰究竟還能不能唱自己的歌這部分呢
根據現有的報導跟裁定內容「雙方目前」 應該已經「沒有」這個專屬授權的合約關係了也因此 不管未來法院怎麼判決青峰應該還是可以繼續唱着那些大家熟悉的歌曲的至於判決會怎麼判呢坦白說 我們也不是當事人無法預測最後的判決結果會如何不過我們在看去年智慧財產法院的裁定時覺得當時一些法官的看法
蠻值得分享的首先 智慧財產法院的裁定裏面有一段引用了青峰跟林暐哲在2018年12月8日的Line對話截圖認為林暐哲當時 並沒有反對青峰說「要自己處理自己的工作事務」這件事所以青峰這邊 主張合約在2018年底已經終止這件事
並不是沒有道理的另外智慧財產法院也提到2019年4月時 兩邊其實有針對「歌頌者」這首歌的授權有着一些電子郵件的往來討論法官依照兩人的互動 覺得林暐哲當時並沒有提出好的理由 來說明為什麼青峰「不能夠公開表演自己創作的這首歌」因此可能也需要再調查林暐哲有沒有「權利濫用」的問題還有一點是
智慧財產法院的法官有講到青峰是知名歌手跟創作人他的作品廣受大眾喜愛 而且有相當的影響力而林暐哲從2008年取得專屬授權以來幾乎對於青峰所有作品有「絕對的掌控權」但一個作品必須要積極使用才能對「創作者」、「專屬被授權人」以及「公眾」 有正面的效益如果貿然禁止青峰再使用跟演出可能會對公眾權益產生很大的影響所以最終法院也駁回了林暐哲的假處分聲請從這些智慧財產法院的見解來看其實法官把著作權法的目的表達的蠻清楚的不過這是去年的裁定而且跟未來的刑事法院也是不同的體系刑事法院的見解未必會相同因此未來的發展還是要等實際的判決結果才知道我相信「打粉」以及喜愛青峰的歌迷們聽到這樣的消息 應該都會很難過覺得兩邊曾經是那麼親密的關係卻走到現在這樣必須在法庭上對質不過另一方面可能也會為青峰抱不平畢竟這些歌
即使是真的有專屬授權但都還是青峰創作的作品啊從制度以及合約的角度來看專屬授權這樣的方式其實並不少見畢竟創作者跟經紀人或是唱片公司之間本來就會互相分工只要雙方都同意 其實沒有太大的問題但這次雙方的合約還是產生了爭議這裏真的 還是得要提醒大家在生活中或職業生涯裏面 所簽的每一份合約都要多多注意內容寫了什麼期限又是到什麼時候如果不懂的地方
盡量多找律師諮詢清楚才能盡可能地 保障自己的權益其實在很多時候 我們會覺得歌手啊 YouTuber們大家好像都是非常的有影響力然後能夠影響很多人然後看起來位階也很高可是在那個起初他們可能都還是學生因此他們在合約上
常常會是弱勢而也因此會忘記要保障自己的權益這點是想要跟大家分享的不過回到這個爭議本身 我們想講的是其實著作權法最初的目的是要讓創作者可以「放心創作」並且「讓創作的心血可以被保障」但實際運作起來 卻反而好像限制到「創作者本身演出」跟「使用作品」的權利真的是有點神奇就是了其實兩邊的爭議還有一個是商標的部分這個也是另一個可以好好花時間討論的講題不過今天我們想要主要討論的是著作權商標就之後再討論囉最後在這邊 我們還是想要引用一下青峰前幾天在臉書上面講的一段話「不管發生什麼
Tomorrow will be fine」OK
看完今天的影片 想要問大家的是最後 如果你喜歡今天的影片 歡迎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青峰為什麼會被起訴」此外
也可以點擊這個地方看看關於知識產權的爭議討論以及探討不少簽約問題的YouTube觀察日記系列影片那麼 今天的志祺七七就到這邊告一段落我們明晚再見囉~掰比!